阿里云智能首席 AIoT 科学家丁险峰:工业 4.0 时代,中国的原动力和机会

“100 多年前,为什么汽车会诞生在欧美?”10 月 25 日,2019 TIC PRO 科技创新大会一开场,率先登台的分享嘉宾阿里云智能首席 AIoT 科学家丁险峰就抛出了这个问题。

100 多年前,美国刚刚打完南北战争,脱离了奴隶制社会,黑奴刚解放出来,严重缺乏劳动力。他们有广阔的土地,却没有比马运力更好的工具,无法完成工业化转化。

“美国亟需机器换人。”丁险峰说,“所以 100 多年前,电气化、汽车诞生在美国,是有源动力的。”

类似的,丁险峰认为工业 4.0 和物联网,这两个交叉的时代,将会是一个中国的时代——工业 4.0 会在中国蓬勃发展是有原动力的。

中国的机会

“现在哪个国家最需要做全局生产和销售资源优化?”丁险峰说,“就是中国。”从制造资源到旅游资源,再到城市资源,都有很多需要优化的地方。

比如,李宁年初要开始做某一款鞋子的设计、规划。但是年初的时候,不知道年末的效果是什么,到底能卖掉多少双,到底要多少工人。

此外,今天的 U 型曲线是研发赚钱、销售赚钱、制造不赚钱。因为生产商和客户间存在很多级中间级商,“生产商既不知道客户,也不理解客户”。

旅游景区也是需要优化的对象。“第一是人多,第二是去买的东西没有个性化,都是一些低档的纪念品,买不是,不买也不是。年轻人的消费没有被触达,没有被感知,没有被激发”。

丁险峰说,再比如城市里的停车位。小区里的停车位,业主早晨上班开车走了,能不能把停车位开放出来,给在小区边上公司上班的朋友来停车?

借助工业 4.0 和物联网,通过优化全局资源,中国有机会创造比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多的财富。

“PC 时代的全球分工,芯片我们一份钱都没分到,软件我们也没分到,硬件因为联想我们分到了 20%。”丁险峰说。

移动时代,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芯片方面有华为海思等,分到了全球出货量的 20%。软件方面,有BAT,全球 5 万亿(市值)中,中国分到了 1 万亿,也是 20%。硬件方面取得更为长足的进展,华为、oppo、vivo、小米已经超过世界出货量的 50%。

丁险峰表示:“物联网时代,我们做一个更大胆的预测,芯片会从 0% 到 20% 到 50%,硬件将会从 20% 到 50% 到 80–90%。

工业互联网改变 U 型曲线

具体到实现路径上,丁险峰提出了“一横一纵一拉通”。“一横”是价值互联网,是用互联网来解决的问题,不是物联网。从工业链物流、销售、客户,其实已经是纯互联网电商可以解决的事情了。“一纵”是纵向集成,是生产制造创新,基本上都是跟智能的工厂相关,这才叫做工厂智能制造、工业 4.0。

“一拉通”是指从产品设计到销售运维,到最后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比如说手机,各种手机都有它的后台,手机厂商知道手机在你手的全生命周期,所以叫做“一横一纵一拉通”。

“这三件事情是我们工业 4.0 时代要干的事情。互联网跟物联网发生化学反应,让消费者的资源得到全局的优化。”丁险峰说。

要实现工厂全面数字化,得让传统 SCADA(数据采集与监控系统)系统接上 MES(制造执行系统)、ERP(企业资源计划)。

而数字化工厂的 “操作系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丁险峰:“这是我们讲的‘一纵’,用工业互联网来为整个数字化工厂做优化。 ”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关键人物则是实现工业软件 App 化。“三角(下图左下角)是传统的 IT 系统,要把它改掉,改成基于云的微服务架构,变成微服务池,然后变成一个面向角色的 App”。改完后就是右边的状态,全是面向流程和服务的软件系统。

“这是阿里巴巴 20 年互联网的精华,大中台、小前台,这是业务中台。你把所有的软件都从流程化、程序化打散掉,变成微服务化,从而快速构建面向组织里面每一个成员的、面向角色的 App,赋能每一个员工。 ”丁险峰解释道。

丁险峰表示,这是未来我们要看到的工业互联网:一平台三中台。AIoT 中台、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将会让一个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为一个互联网企业。

通过“一横一纵一拉通连接生产端和销售端后,让生产工厂跳过很多级中间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才会彻底改变 U 型的微笑曲线。

事实上,阿里巴巴已经开始做这样的事情。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时,丁险峰说:“我们有个叫‘天天工厂’的项目,工厂出来的产品直接在淘宝上做特价销售,相当于厂家直销。”不久前,阿里巴巴天天特卖总经理唐宋曾表示,未来三年,天天特卖的 “天天工厂计划” 要做 10000 家数字化工厂。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预算是较大的阻碍之一。“在预算比较有限的情况下,不用每个公司都买一批软件,而是使用共享软件。从企业内部到销售端,阿里巴巴提供了一整套解决方案,企业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丁险峰告诉 PingWest 品玩。

城市和旅游景区的资源优化

除了工厂,城市资源和旅游景区也可以通过“一横一纵一拉通”的思路来优化。

用物联网把整个城市的车场连起来放在地图上,然后主动去调度。应用场景有很多,比如多停车场的权益调度、场内场外无缝导航、车位预约、无杆停车。

“当你把城市所有的停车场调动起来的时候,价值可能比滴滴打车还高。”丁险峰说,滴滴打车是对车的调度,停车场调度是对地产商的调度,调度地产肯定比调度车值钱。实现的技术思路也很简单,用物联网一横一纵再加大数据搞定,没有太多的 “魔法”。

旅游景区比如说黄山,每天 20 万人进去,每人进去 10 小时。“为什么不能按照 20 万人日活的 APP 来估值?为什么不能按照 200 万时长来估值?”丁险峰分析道,“因为 ‘人货场’不在线,运营方也不知道这 20 万人什么时候来,不知道这 20 万人什么时候走,不知道这 20 万人在里面干什么,也不知道 20 万人的用户画像,不能千人千面地推荐我的产品。”

用户去旅游的时候,至少把钱包准备好,准备好买最优质的服务。这是变现渠道最为畅通的地方,效率最高的地方。

经过优化后,用户一进景区,就会被数字化掉,包括游前、游中、游后。比如,刷脸入园,人脸支付、智慧用餐、人脸租赁,解决了 “人货场” 在线中 “人” 在线的问题。“货”和“场”也需要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在线化。如此这般,运营方非常清楚有什么人来,什么时候走,他们需要什么。

丁险峰说:“(做到这些)旅游景区就会变成一个互联网公司,上市后或许比头条、抖音更好变现。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ousuoqun.cn/29234.html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