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纽劢科技CEO徐雷:视觉感知方案更具量产可能 自动驾驶前装需求巨大

纽劢科技CEO徐雷

国内自动驾驶量产方案的雏形已经出现,即以视觉感知为主实现当下市场亟需的车端智能,同时借助V2X车路协同方案的技术支撑共同实现更具挑战的无人驾驶。

“未来几年,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在100万台车上安装摄像头,这是视觉感知的优势,虽然无法保证凭借这个规模下采集的数据就一定能实现自动驾驶,但视觉感知为主的技术路线是大概率可以成功的事情。”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纽劢科技CEO徐雷近日告诉雷锋网新智驾。

作为一家主要开发L3/L4全栈技术并提供定制化方案的公司,纽劢科技采用了视觉感知技术路线。徐雷也不排斥,未来激光雷达技术实现突破且成本下降后,也可以进入量产方案的考虑范畴。

截至目前,以特斯拉为代表的视觉算法和多传感器融合的自动驾驶方案,与Waymo为代表的采用激光雷达、高精地图的自动驾驶方案并驾齐驱,成为行业通往完全自动驾驶的两条主要路线,同时车路协同等技术的应用,也为国内企业带来了新的技术方向。目前来说,激光雷达的成本和车规级仍是行业难题,视觉感知因此受到车企和方案供应商倚重。

量产为先

决定自动驾驶方案能否真正量产上车的关键在于,软硬件产品能否真正满足对安全、体验、成本的全方位要求,包括符合车规级标准。以激光雷达来说,目前真正实现量产的仅有法雷奥、Velodyne等少数几家。因此,车企大多将激光雷达作为未来备选方案,保持观望态度。

徐雷也不否定激光雷达这条路线,他认为,激光雷达能否量产上车取决于产品的性价比。未来几年后,激光雷达如果性能更好、价格便宜且符合车规级别,当然可以上车。但眼下,他更相信通过摄像头等方案实现自动驾驶的概率更大。

“我一直有个疑问,在激光雷达都没有大规模量产的情况下,采用激光雷达的这些方案如何量产?或许这取决于对量产的定义,如果数十台车可以称之为量产的话这就是另外一个概念。如果从大规模的标准看,我觉得摄像头更容易在量产的路上成功。”徐雷说。

从技术角度看,激光雷达方案更擅长直接测量三维的、有深度的信息。但是,激光不能检测红绿灯、交通标识等二维的信息。而且,对于一些自动驾驶所需的细节信息也无法识别,如可以用来判断行人是否要过十字路口的身体语言,激光雷达因为分辨率过低所以能捕捉检测的信息不是特别充分。这些问题需要能够识别各类视觉信息的摄像头来解决,前提条件是要有海量数据,通过数据让机器学习系统变得更强。

特斯拉此前承诺,2019年将交付36万台车。这一规模如果实现,将有助于特斯拉采集到足够多的数据,进而帮助其实现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从当前车企普遍搭载L2、L2.5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看,要让成本更低的摄像头大规模上车并非难事。也就是说,依靠摄像头等视觉感知方案实现自动驾驶,从量产角度看是一种更适合当下的选择。

据徐雷介绍,目前纽劢科技可以向车企提供L2+及以上的自动驾驶方案,实现HWP(高速代驾)、TJP(拥堵跟车)和AVP(自主泊车)等市场需求非常大的功能,同时也可以提供MaxOS自研平台以及自动驾驶仿真测试等服务。这些方案可以不依赖激光雷达和高精地图,将成本控制在较低水平。

理论上,按照车企自上而下实现自动驾驶的路线,纽劢科技等供应商的方案自然会成为量产时的优先考虑方案。

何时实现商用?

自动驾驶量产方案的商用最终会归于两个方面的进展,一是增加算力,二是提高算法。其中,增加算力会同步增加功耗。所以让算法更聪明,使自动驾驶系统具有知觉非常重要,这是从软件、硬件共同提高的工作。

纽劢科技擅长的是从软件方面提高算法。比如,在相同的算力水平下,如何在固定8G内存的情况下将性能做到最好。

“如果没有深度学习或其它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技术,实现L4或L5级是无从谈起的”,徐雷认为,但是所有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方案都是一个概率模型。在深度学习失效的情况下,还要保证系统的安全。所以,整个系统的安全性、稳定性如何能保证也很重要。

雷锋网新智驾注意到,与特斯拉自研芯片不同的是,纽劢科技目前是与第三方芯片厂商合作。原因在于,自研芯片需要有足够的数据和算法积累,而且不同车企会选择不同芯片为基础的平台。作为一家以软件和数据为中心的公司,纽劢科技现阶段更注重在平台上高效实现自动驾驶方案。

那么,何时实现自动驾驶量产方案商用落地?毕竟,基于不同场景或功能,整个行业对于量产落地的看法各不相同。许多国内L3、L4级方案供应商计划在2021年左右实现自动驾驶商用,但也有车企基于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和技术成熟度认为,自动驾驶商用仍需要至少十年时间。

回答这一问题,首先要厘清商用的定义是什么。

徐雷告诉雷锋网新智驾,从前装角度看,整个行业已经实现L2量产,纽劢科技在完成整体方案的开发和优化后,现在80%的精力在做一些L2+和L3落地的产品,也确实可以在2020年底或2021年实现量产。但是,实现真正意义上的L4仍需要很长时间,可能长达数年,甚至是10年。“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开始做L4这件事,而是指我们需要一个长期的技术积累和持续的投入才能实现L4。”

保持自动驾驶理性

要实现量产商用和技术突破,前提是在经历自动驾驶高峰或低谷时,保持对技术和市场的清醒认知。从中美两国自动驾驶赛道看,国内的融资已经趋于理性。此外,汽车行业下行周期下,车企对成本的压缩控制也会直接影响对新技术的研发和采用。

徐雷告诉雷锋网新智驾,国外的自动驾驶发展节奏比较稳定,无论是对困难的认知还是抱团发展,均与国内不同。比如,最新的联盟是,安波福和现代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各持50%股份直接进入L4和L5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设计开发与商业化领域。

“虽然中国、美国和欧洲的自动驾驶场景各不一样,但他们有很多本质的东西是相通的,大家都要经历这些发展过程,这是不以个人意愿为转移的。从产业的角度看,纽劢科技还是在正常的投入和推进。”徐雷表示。从汽车销量角度,徐雷也认为,汽车销量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持续爆发式的增长,用户的需求将来会有一些变化,所以车企也在转型,自动驾驶的需求依然巨大。

“我们没有激进地做几百台车或者去用一些很昂贵的设备。”雷锋网新智驾从与徐雷的对话中了解到,纽劢科技一方面持续投入L4的试验,但大量的精力还是用于做前装量产,提供更适应中国道路状况和国情的自动驾驶方案,这也有助于它在行业的应用初期取得突破。

对比发现,从对自动驾驶的投入规模看,Waymo每年投入10亿美元,通用Cruise去年投入7.5亿美元,今年又将团队规模增加至2000多人。而中国自动驾驶公司多在3-5亿美元的水平。其中既有当下目标和技术路线不同的原因,也有行业发展阶段不同带来的影响。

在这一背景下,国内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志存高远的同时,愿意着眼当下优先满足市场的量产需求,实为聪明的选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ousuoqun.cn/30692.html

作者: admin

友情链接: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